12
2007
03

色盲检查图是一种伪科学

色盲检查图是一种伪科学,不能依此制定任何政策

    色盲检查图是一位叫石原氏的日本人发明的,至今我们使用的色盲检查图与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图形上有所改动,页数增加罢了。其绘制方法完全一样。用这种检查图检查的结果武断地说某个受测者是“色盲”,而另个受测者是“色觉正常人”是不科学的。如果用其检查结果来执行升学、工作、办驾照的规定就会形成一种严重的社会歧视。
    从炮制色盲检查图开始,到今日,科学还没有真正对“色盲”现象给出称得上科学的合理解释,科学家对“色盲现象”的认识还是非常有限的,由于许多研究者都是步色盲检查图发明者的后尘,没有离开这个伪科学的基础,我们在这方面能够称得起专家的人就令人生疑。
    说色盲检查图是伪科学是有充分根据的:
    一、该图无法合理解释客观存在的事实,即被该图定为“色盲”的受测者,都能辨别各种色彩,他们的色彩世界同“色觉正常人”同样丰富。而设计者和其他研究者只能用凭空设想的色盲分类来自圆其说,说有的轻,有的重,这种没有任何客观数据能证实的东西来搪塞。
    二、从有该图那一天起,直至今日“色盲”没有科学的定义,其分类也是极其混乱,无科学根据,只是研究者的主观猜测。该图发明时,只对色盲进行了大量的主观描述,这些描述只是依据“色觉正常人”对“色盲”的色觉进行的主观臆测,肆意夸大。根本没有对“色盲”给出科学的定义,而后人,多数也是绕道走,以为通过色盲检查图检查出来的就是“色盲。”
    三、该图的绘制方法是一种骗人的小把戏。科学地说是采用了偷换概念的手法。该图的绘制方法采用了将受测者的色彩辨别能力偷换成对色彩明暗度的感知程度。由于这两个概念之间没有因果关系,科学至今也不能证明对色彩明暗度感知程度不同的人对色彩的观察是不同的,在这种情况下,这种色盲检查图的检查结果根本不能证实受测者的色彩辨别能力如何,其检查结果是无意义的。
    四、该图在偷换概念后,利用“色盲”同“色觉正常人”对色彩明暗感知程度的不一致,采用“色盲”感知到的明暗度大致相同的若干颜色组成一个图形(或数字),再用“色觉正常人”对色彩明暗度感知大致相同的若干颜色组成一个图形(或数字)混在一起,诱导“色盲”读错。该图中都用了什么颜色所有的受测者都能说清楚,但读出的结果是不一样的。例如一张图就武断的说读为“鹿”的受测者是“色盲”,而读为“马”的受测者就被捧为“色觉正常人”。其实只是利用人们都是潜意识地循明暗度来观察(因为明暗简单,而色彩可以有千百种甚为复杂),显然色盲检查图是名不符实的,它检查的是对明暗度的不同感知,而不是色彩辨别能力。
    如果你问这些色盲检查图的设计者:为什么读为“马”的是“色觉正常人”,而读为“鹿”的就确定他们是“色盲”,将结果调过来不行吗?现实生活中还有“马”和“鹿”都能看出来的人,他们应定为“色觉超人”,还是定为“半色盲”呢?任何设计者都回答不了这些最基本的问题,因为他们已经掉到色盲检查图最初设计者玩把戏时设下的陷阱中了。如果强要回答,他们只能说:因为读为“马”的人最多,读为“鹿”的人少,两者到看出来的人更少。这也能叫科学吗!
    五、至于对明暗度的感知程度,科学实验已经证明“色盲”所感知的色彩明暗度同照相机拍摄的是相同的。即“色盲”所感知的色彩的明暗度是真实的。而“色觉正常人”所感知的色彩明暗度同实际物体的色彩明暗度不一致。根据这一发现,在二战中美国人选择“色盲”做轰炸机的投弹员。色盲检查图只能起这个作用。根据这一发现完全可以证实该图是伪科学,但是一些研究者却走到它的反面,他们没有否定他们的研究所依赖的这个检查图的伪科学性,而主观的猜测“色盲”只能识别黑白,不能识别颜色,走到闭眼不看事实的邪路上去。
    六、“色盲”的分类完全是为了掩盖色盲检查图的伪科学性,而主观臆造的。有人将色盲分成十几种,但他们在现实的生活中却根本找不到例证。有些人现实一些将其分为三种,即全色盲、红绿色盲和色弱,说它“现实”只是色盲检查图能分出后两者,但该图是伪科学的,这个分类也无意义。世界上根本没有“全色盲”,只有盲人可以兼任“全色盲”,许多色盲是受这个检查图之害的结果,小的时候就说某个孩子是“色盲”,他对认识颜色就失去了信心,中断了对认识颜色的学习过程导致了“不认识”颜色的这个结果,而根本不是什么色盲。红绿色盲和色弱的区别实际上也不存在。只不过是不同的人在明暗的感知略有差别罢了,或检查时的光线条件不一样,而更重要的是认识明暗度不需要学习,而认识颜色却需要一个很长的学习过程,大多数人一辈子只能认识十几种颜色就算是了不起了。如果一个人从小就有人说他是“色盲”他这辈子就不认识几种颜色,因为他丧失了认识色彩的信心。

    经过多次检查的人完全可以证明这一点,因为多数检查结果是不定的,今天是“红绿色盲”,过些日子检查就可能是“色弱”。其实说有“红绿色盲”的另一个原因是,这种检查图用来确定“红绿色盲”的图中所用的颜色根本不是纯红(如大红)和纯绿(如深绿),而是粉色,粉绿色或其他近似色,目的是在这类色彩中容易寻找到两种明暗度相同的颜色。其实,在实际生活中“色盲”在光线阴暗的条件下,常将深蓝色(如普蓝或藏蓝)误看成黑色,为什么不叫“蓝黑色盲”?因为这两种颜色印在纸上,检查的光线条件又不能太阴暗,完全可以看得清楚。“正常人”在光线条件更不好的情况下,也会将蓝色看成黑的,如果,天完全黑了,没有月亮,没有灯光,所有人都是“全色盲。”只不过“色盲”要求的光线条件略比“正常人”要好一点。
    七、“色盲”根本不是“盲”,叫“色觉异常”勉强可以,但如何叫,它都不是病,说是病者不是迷信了这种伪科学,就是为了商业炒做。最先发明色盲检查图的人,早就宣传色盲能治,并且早已经用治疗色盲来赚钱了。我说叫“色觉异常”勉强可以,是因为它比叫“色盲”公正一些。但分为“正常”和“异常”也是不实事求是的。这只不过是两种接受可见光的范围略有差异的两种眼睛。各有优缺点。正如身高2米的人不能说身高1.65米的人"异常"一样。如果法律这样说,就是制造社会歧视。说是两种接受可见光的范围略有差异的两种眼睛。各有优缺点。是因为许多“色盲者”能见到的色彩或能分辨的颜色差异,“正常人”见不到或分辨不了。如许多“色盲”可以看见某些颜色的折射光,某些颜色“色盲”可以辨认出几十种(比如不同的红色或黄色),有些“色盲”可以识别十几种黄色,在多数“正常人”看来却只是一种黄色。更不用说许多“色盲”从事,法规不准从事的职业,干的却比正常人好。许多开车的“色盲”从来不闯红灯,如果科学家们和交通警察配合,就会看到每天发生的千百起闯红灯事件都是“色觉正常人”干的。
    “色盲”最适合从事绘画,因为他们观察到的色彩明暗度比“正常人”正确,划分明暗调子准确掌握素描极容易入门。因为他们对某些色彩的折射光敏感,描绘色彩比“正常人”更丰富,并有特色。我经过多次检查不是“红绿色盲”,就是“色弱”,头衔来回换,但是我在大草原上看到美妙的堂皇华丽的海市蜃楼时,许多人却看不到,我能叫出上百个标号的色标颜色的名字,多数“正常人”却认不出来。

    色盲检查图本身就没有任何科学根据,严格说是个伪科学,而我们的研究者的研究基础又大多是依赖这个非科学的检查图,不舍得离开一步,显然这些研究也不会有什么真的认识。
政策制定者谨慎的心意是好的,比如保证交通安全,但是他们根本不是医学专家,出于谨慎他们可能会征求专家的意见,但是这些专家真的是这方面的专家吗?结论应该是否定的。那么我们的升学、工作或办驾照的政策规章制定者就应该对大众的呼声多考虑考虑了,你要征求的专家的意见也应更谨慎,就我们现在使用的色盲检查图而言,我们根本没有真对“色盲现象’有真知卓见的专家,他们的研究闭门造车者多。美国人对“色盲现象”的研究领比我们多一点,但也不能说他们对此有了全面的认识,但美国人务实,“色盲”对他人明明没有危害就是没有危害,色盲完全能看清红绿灯就是能看清,该给办驾照就给办,避免了社会歧视和不公。 
     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你检查出是“色盲”,也根本不必自卑,你的色彩视觉不比任何人差。“色盲”根本不是病,不要听信那些商业抄做,去治疗或配什么镜子。其实这个镜子就是可装在照相机前的滤色镜,但质量比相机的滤色镜差,价格昂贵,买来你就会后悔。“色盲”对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影响,更不会危害他人。在某些情况下,你的辨色能力比别人差一点,但在另一些情况下你的辨色能力却比别人强得多。对于升学、工作和办驾照的某些不合理的限制,我们应该相信科学的进步和大众争取权利的呼声,以及为建立和谐社会政府会更务实地处理问题。

« 上一篇: 如何确认某种中文期刊是核心刊... 下一篇: 面对色盲测试图, 红绿色盲者有...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