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常记转正文

独立学院转设职业本科就是降格?专家:职校不应为学渣无奈选择

MrDuan 日常记转 2021-06-16 633 0

  记者/ 刘思洁 编辑/ 孙杨

  “教育必须走上依法治校的轨道。”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近日,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部分学生因在学校聚集表达自己不同意学校转设的诉求引起较大社会关注。各地紧急叫停了独立学院转设为职业本科的工作。

  2021年6月7日晚,江苏省教育厅和山东省教育厅分别发布公告称将暂停省内独立学院与高职院校合并转设工作,在此之前的6月5日,浙江省教育厅也发公告暂停了独立学院与高职的合并转设工作。

  而事情的背景,是2020年5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提出了“转为民办、转为公办、终止办学”的转设路径;并针对“校中校”独立学院(没有社会合作方,仅由高校举办),提出“可探索统筹省内高职高专教育资源合并转设”。依照教育部印发的文件,所有独立学院要在2020年底之前制定出转设方案。

  部分学生和学校矛盾的爆发,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是独立学院的管理无法可依的遗留问题所造成的恶果,但是独立学院转设是大势所趋,其在设立之初体制就不顺畅,存在着诸多问题。而独立学院转设中所暴露出的问题也再次警示着高校的管理应该实现由行政管理学校到依法治校的转型。

  另一方面学生们对于职业本科的抵触,则暴露了多年来职业教育还是未受大众认可的尴尬现状。不依靠分数对于学生进行职普分流,整个体制平等对待职业教育的学生,对教育体系进行变革才能改变这一现状。

  独立学院的管理无法可依,转设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

  独立学院可以说是一个特殊产物。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由公办高校自身或与社会力量、地方政府合资举办,常以“XX大学XX学院”命名的独立学院产生。这一办学模式首先能为母体学校的发展筹措到资金,也为当时中国高等教育的扩招起到了一定推动作用。

  2008年,教育部公布了独立学院名单,共计是326所。在此之后,独立学院的数量增长便基本进入停滞状态。

  独立学院从诞生之初,其身份就具有争议,它不完全是公办学校,也不完全是民办学校,没有相应的法律来对独立学院进行管理。

  2008年2月22日教育部颁布的第26号令,要求独立学院“5年内,基本符合本办法要求的……考察验收合格的,核发办学许可证。”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当时很多独立学院连办学资格都没有。

  《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则指出:独立学院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法人地位未落实、产权归属不清晰、办学条件不达标、师资结构不合理、内部治理不健全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教育公平和高等教育健康发展。

  虽然26号令明确提出独立学院要在五年内完成转设。但到了2013年,真正实现转设的独立学院并不多,于是出现了教育部于2020年再次发布文件,详细规定了独立学院转设的三种方案——“转为民办、转为公办、终止办学”。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从长远来看我国的教育还是要走上依法治校的轨道。独立学院是在特殊的体制下寻找到了一种行政许可的空间而产生的。但是在学校运行的过程中就会发现其在管理上会存在一系列的漏洞。当初设立独立学院没有法律依据,就是一个行政许可。现在要解决独立学院的问题,就又不得不走上了使用行政命令的老路。

  例如面对这次转设,各地政府的行政手段松紧不一。据储朝晖了解,有些地方政府的行政命令会非常严苛,比如某省就曾下发文件规定,独立学院转设的问题不解决,就不允许新的民办学校注册登记。

  储朝晖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些历史遗留问题需要处理好,尽可能平稳过渡,同时要走上法制的道路,不要再由行政部门来任性决定,高校的管理应该实现由行政管理学校到依法治校的转型。这次是在学校转设时出现了问题,如果不依法执政,下一次又会在其它地方出现类似的问题。

  目前分流学生进入职业教育是对学生进行分层

  在部分学生的反对中,有人把独立学院转设为职业本科描述为“本降专”,也有学生担心职业本科的学历会影响到之后的升学、就业等。这是学生们对于职业本科认知错误所造成的。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独立学院转设本身就有非常明确的规定:“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在转设前入学的老生,会按照独立学院的教学体系授课,进行学位授予,文凭并不会变成职业大学的文凭。而更名为职业大学后,所获的文凭也不会对升学有任何影响,因为它依旧属于本科文凭,考研、出国、考公务员和普通本科的待遇一致。

  对于创办职业大学是否能改变当下职业教育的一些困境,储朝晖和熊丙奇均认为,这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也不一定能带来积极影响。

  储朝晖表示:建立了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可能为职业教育的发展提供一些新的空间,但也有可能让职业教育走向学历化发展的方向,这就违背了职业教育注重的是培养职业技能的初衷。

  熊丙奇则认为,没有必要专门提出职业大学这一名称去划分出职业本科和普通本科,事实上,中国的地方本科院校在进行的都是职业本科教育。虽然公众长期不接受“职业教育”这一观念,认为大学生要接受的都是学术教育,但是实际上中国高等教育培养的90%以上都是技能型人才。

  独立学院的学生和家长们对于学院转设为职业本科的强烈反对,则是社会大众对于职业教育的偏见的一个折射。当下的职业教育在顶层设计时,把低分的学生筛选出来进入职业教育体系,对学生进行分层,让大众有了职业教育就是成绩差的学生接受的教育的刻板印象。

  储朝晖认为,现有的职业教育的分流体制,实际上是整个社会的分层体制的一个组成部分.虽然政府强调重视职业教育,但我们整个社会对于职教学生却处处设置门槛。例如家长们都想让自己的孩子考上公务员,求一个“铁饭碗”,但高职学生是没有资格考公务员的,这就是一种职业的分层。所以学生们千方百计想要挤进普通高中,报考大学本科。

  在中国的现状之下,进入职校,确实未来发展的路就变窄了。因此,改变职业教育的现状,还需要整个教育体系的变革。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02243917756872908&wfr=spider&for=pc

评论

«    2021年12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文章归档